我会回来的!!

夏日大作战(填坑作,短篇完结)

★之前的坑作,现在写完了

★表兄弟设定的业渚,业是个变态死宅+双马尾萝莉控+“妹”控【喂】,如果感到了OOC请谅解QAQ

★有夏天感觉的小品文,理想中两发完结,能感到有趣就好了√

  *A

  这是一个很漫长很漫长的,看不到尽头的暑日。

  

  红发少年是这麽想的,为了更舒服些,他特意在腰际特意垫了个初音未来的抱枕,斜倚在沙发上,双腿交叠翘起,一只脚还不断晃悠著看书──如果书覆在脸上也算看的话。

  

  不知道是明还是暗的,少年的眼前只能出现这些……蝉声在窗外没完没了的聒噪著,他的视界里却只有灰暗色调混合著的色块覆盖了一切,说不清的,无限的空虚,和外面的骄阳以及少年的红发完全不相称。

  

  在这片...

重要的事情一定得写下来

我怕我以后忘记,所以一定要先写下来,哪怕可能以后会删掉,事实证明,一般我写下来的东西事后都不会忘。
我躺在床上,直愣愣的盯着天花板,学长躺我旁边,我们刚说完Z和她男朋友的事,学长突然说说:“Z情商挺高的。”我有点诧异,但又有些了然,“原来到头来情商最低的人是我啊。”我说,其实心里是很沮丧的。
沮丧万分的我鬼使神差的想起来一个问题,我问学长:“学长为什么会喜欢我呢?”潜台词是“高情商的你怎么就找了我这个sb。”
学长还真的无语了,“我也不知道,我也很困惑。”他应付道。

我不相信他的说辞。因为即使有“喜欢你没道理”这个多少年前红遍大江南北的雪糕广告,我也早已就过了吃那玩意儿的年纪,我不相信没有理...

拯救地球与世界征服

废文集合,删掉可惜,发在这里存着。

拯救地球与世界征服
*个人认为是很适合业君的梗
*原作背景,不萌,认真的治愈向
*文风奇怪,慎入

赤羽业从小开始就对世界征服有着狂热的着迷。
因为世界啊,是比多少个魔方和拼图都有趣的东西,不知不觉间的就得到了最好的成绩,永远都是他从小就

对面的人凝视自己,接着伸出手来,轻轻的碰上潮田渚的头,
这算是被安慰了吗,头上的温暖让潮田渚一瞬间有种想哭的冲动
但是很快他又收回手很自然的说:“渚君你头上粘上了树叶

蓝色的,宁静得像一汪湖水。
他看着潮田渚的眼睛,觉得自己又想明白了很多,

“真是一个有关美妙邂逅的故事呢不是吗?”

“……并没觉得,业君你好像代入了某种奇怪的剧情里。”

即使遭到了这...

废文大集合2:The Last Of Us第一章

同样是废文,删掉有点可惜,空着的部分多是该查资料却没查,或者无能的动作部分,自行想象。
看过美国末日的就知道后面的设定大概就是冰室会便当,绿箭是给黑子做手术的医生,最大的boss就是miracle的老大赤司,二黄就是永远活在回忆里的黑子的初恋,救了黑子让黑子活下去,最后阿大和赤司拼命,让火神和黑子逃了出去……其实蛮想写出逃出去两个人的经典对话的……

最后的我们/The last of us

★all黑主火黑,没人来我就自己上了
★《美国末日》paro,年上,除某活在回忆里的人和黑子是少年,其他人都是青年设定√
★正剧(?),治愈向

今天的云色灰沉沉的,同人的神色一般惨淡。

可能它是要哭了,火神大我像往常一样...

废文大集合1

发一些废掉的文,基本都是完整构思但中间断片的文,是一些自己不擅长写的cp,因为手机换了,觉得都是很好的脑洞丢掉有点可惜,以后说不定还会补齐【谁信,缺掉的部分请自行想象【喂。

Love is like a war
*向某大大的《love is a war》致敬,太太的原设定是18爱神X27战神,真是棒呆了,但是这篇是A27所以还是被我改成了战神阿诺德X27爱神,但是果然还是1827大法好!最后写出来还是不知不觉的变成了A→27←18,嗯这对cp不多见吧哈哈【得意】
*又逗比又痴汉的G爷出没

“十世,来看我为你准备了什么~”一脸的威严下极力掩藏的是犯蠢的脸红心跳,金发的俊美男人从偏殿飘进正殿,当看清大殿中...

中二病也要谈恋爱!017(有生之年系列)

chapter 017 勇气

他惊讶大过了喜悦,而此时的泽田家康却像是没发现任何事一样笑着站起来张开双臂,店里薄弱的光亮没有丝毫有损他灿金发色的光辉,含笑站在那里的他高贵,风姿采采,条纹背心搭上干净的白衬衣,而那个所有人都心生向往的怀抱却对泽田纲吉敞开了。

……但泽田纲吉已经不会像小时候一样欢悦着像只小兔子一样一头扎进他的怀抱了。

这个姿势维持了有一段时间,阿诺德对这对兄弟的奇怪表现无动于衷,他越过他们直接走到泽田家康旁边的位置上坐下,挥了挥手开始点单。

“小纲不欢迎哥哥吗?”金发的青年垂下眼睑,模样有些难言的忧伤,四周为他容色所惑的人立刻谴责式的看向泽田纲吉,好像他铸成了什么难以弥补的大错,本应该被...

【业渚】同桌三十题之生日特别篇(上)

∑∑∑渚君小天使生快✓
15.对方生日
  “渚君生日快乐~”最后一位把礼物递过来的是茅野枫,也许是她的错觉,她总感觉今天的渚不在状态。
  但是今天明明是小渚的生日啊,她撅起嘴不满的想,【果然,都是因为那个家夥没来。】
  “今天业同学……”班上文文弱弱秀秀气气的奥田爱美看了看四周,还没等她问出口,茅野枫就冲过去捂住了她的嘴。
  “业君今天好像说是有很重要的事所以不能来。”潮田渚应道,语气虽然很平和,但茅野枫却敏锐的从中捕捉到了一丝失落。
  【那个混蛋,有什麽事是比小渚的生日的生日更重要的啊!】茅野暗暗气结,回去打算干一件大事。
  生日party很快就结束了,潮田渚的母亲是个十分严厉的

心痛

今天把他一个人丢在那里他心肯定都凉了,我心里也发寒,原来我可以对他这么的冷酷无情,我一直以为在他可怜委屈求抱抱的眼神下我会心软,因为这货是标准的犬系,而我又特别喜欢狗,但我TM硬是头都没回大步向前,跑到厕所……深吸三大口气,然而并没有卵用,无力感蔓延,我连生气的表情都无法做出。
后来才知道他今天本来就胸闷,以前他踢足球受伤得了气胸切过肺,看着我腾腾的就走了还越走越快回都不回头看他一眼……
我不敢想他当时的心情,想想就忍不住痛哭,他说他想要跑着追上我但是胸很闷怎么跑都跑不快,那该是怎么样的心情呢……喘不上气的,孤单的,被抛弃的,绝望的,看着所谓女朋友渐行渐远并未回头的背影,拼命想追但追不上……
我真讨...

1 / 14

© 冉冉同学 | Powered by LOFTER